古建技术
您的位置:主页 > 技术文档 > 古建技术 >

中国古代建筑营造“鲁班尺”与“门光尺”

时间:2016-12-28   所属栏目:古建技术   点击:154次


中国古代建筑营造“鲁班尺”与“门光尺”
《 鲁班经》载建筑尺度  (单位:营造尺)

 


    清人李斗著有《工段营造录》一书,原载《扬州画舫录》。书中讲到曲尺及压白尺法说:区者绳圣,三白九萦,工作大用,日时尺寸,上合天星,是为压白之法。书中只讲了寸白,且认为压白尺法作为匠者应掌握的一项重要丙容,被喻为“绳墨”。由上可见,压白尺法在明清之际是很流行的。清工段营造录所载曲尺与八字尺文如下:“門制:上楣下閡,左右為棖,雙日闔,單日扇,有上中下三戶門,及州縣寺觀,庶人房門之別。開門自外正大門而入次二重,宜屈曲,步數宜單,每步四尺五寸,自屋簷滴水起量至立門處止。門尺有曲尺、八字尺二法。單扇棋盤門:大邊以門訣之吉尺寸定長,抹頭、門心板、穿帶、插間梁、拴杆、檻框、餘塞板腰枋,門枕、連檻、橫栓、門簪、走馬板、引條諸件隨之。古者外門內戶文選注:大門為門,中門為閹,說文雲:半門曰戶;玉篇雲:一屏曰房櫳廂個,巷廄藩溷,眥有耳門,不免間作奇巧,如圓圭、六角、八角、如意寸,每寸准曲尺一寸八分,眥謂門尺,長亦維均,八字:財、病、難、義、官、劫、害、本也。曲尺十分為寸:一白,二黑,三碧,四綠,五黃,六白,七赤,八白,九紫,十白也。又古裝門路用九天元女尺,其長九寸有奇,匠者繩墨,三白九紫,工作大用日時尺寸,上合天星是為壓白之法。”
门光尺
    与堪舆术有关的建筑尺度.在民间广为流行的除了压白尺外还有门光尺.门光尺是古代木工师傅用来量度裁定门户尺度的一种用尺。古人认为按此尺丈量确定的门户,将会光庭灿祖,故名.门光尺一尺均分作八寸,每寸上写有表明吉凶意义的文字及其相应的徽纬用语,所以又叫作“八字尺”还称为“门尺”, “门公尺”。《 鲁班营造正式》 和《 鲁班经》 中又称为“鲁班尺”、“鲁班真尺”,有的书中则称为“鲁班周尺”。《鲁班营造正式》和《鲁班经》 中关于鲁班尺有如下记载,并附鲁班真尺图。《鲁班营造正式》所载:八字尺乃有曲尺一尺四寸四分;其尺问有八寸,一寸准曲尺一寸八分;内有财、病、离、义、官、劫、害、吉也。凡人造门,用依尺法也。
对于八字的吉凶涵义书中有“鲁班尺八首”逐一作了解释。有的书中把“吉”换作“本”字,
《鲁班寸白集》 说:
财者财帛荣昌,病者灾病难免,
离者主人分张,义者主产孝子,
官者主生贵子,劫者主祸妨蔴,
害者主被盗侵,本者主家兴崇。
    由上可见,财病离义官劫害吉(本)八字中,财、义、官、吉四字为吉,病离劫害四字为凶。• 然而,吉字寸的使用并非吉字恒为吉,凶字恒为凶,还要看安门的对象如何,如义字门安在都门和廊门上均被认为是凶兆,官字亦不宜安于庶民百姓家的大门,而病字安于厕门反而又逢凶化吉。对此,《鲁班经》又说:
    惟本门与财门相接最吉,义门惟寺观学舍义聚之所可装,官门惟官府可装,其余民俗只装本门与财门。
“鲁班尺乃有曲尺一尺四寸四分”,告诉我们了八寸门光尺与十寸曲尺(长同营造尺)之间的换算关系。以明清营造尺长32 厘米计算则有:
鲁班尺(门光尺)=1.44 营造尺
门光尺=1.44×32 =46.08 厘米
门光寸=1.8 营造寸=1.8×3.2=5.76 厘米
    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存一把门尺,长46 厘米,与46 . 08 厘米的推算值相差无几,可资验证古籍之记载。该尺宽5.5 厘米,厚1.35 厘米,尺的两个大面均划分为八格,二面格中分别写有:
 


     每个大格的两边又各分五个小格,小格中分别写有与大格文字涵义相应的“发财”、“富贵”、“贼盗”、“疾病”等或吉或凶的语句。除《 鲁班经》外,《 阳宅十书》 、《 鲁班寸白集》、《 工段营造录》 、《工部工程做法则例》中均有记载。已知最早记载鲁班尺的则是南宋陈元靓的《事林广记》 。该书别集卷六算法类鲁班尺法一节记述:《淮南子》曰:鲁班即公输般,,楚人也,乃天下之巧士,能作云梯之械。其尺也,以官尺一尺二寸为准,均分为八寸,其文曰财、曰病、曰离、曰义、曰官、曰劫、曰害、曰吉;乃北斗中七星与辅星主之。用尺之法,从财字量起,虽一丈十丈皆不论,但于丈尺之内量取吉寸用之;遇吉星则吉,遇凶星则凶。亘古及今,公私造作,大小方直,皆本乎是。作门尤宜仔细。又有以官尺一尺一寸而分作长短者,但改吉字作本字,其余并同。看来,明清鲁班尺的用法是与宋代一脉相承的。《鲁班经》主要流行于长江下游和东南沿海地区,明清时因官方在江南一带征调了大批工匠进京供役,遂将流行于民间的光门尺流传于北京地区,影响到了皇家建筑的设计。清《工部工程做法则例》卷四十一装修做法中,就开列出一百二十四种按门光尺裁定的门口尺寸。分为“添财门”、“义顺门”、“官禄门”、“福德门”四个大系。笔者通过逐一推算,所列吉门口尺寸确系由门光尺排出。从对《鲁班蜘和《工程做法则》所载门尺寸推算研究得知,前者与《事林广记》 所列门户尺寸均是从“财”字起量的,是属一个系统。而《工程做法则例》门户尺寸则是从“吉”(本)字起量的,属另一个系统。这种不同是由门光尺流传沿袭或师承不同形成的。如果不明此理,则会得出凶多吉少的结果。而且二者所列门户尺寸均是营造尺寸值,推算研究时必须转换为八字尺值方可。
    明《阳宅十书》鲁班尺一节中讲“(鲁班尺)非止量门可用,一切床房器物俱当用此,一寸一分,灼有关系者。”其意门光尺不仅使用于门户,房屋家具的尺度裁定均可使用。看来门光尺虽主要用于门户,但应用范围实际已扩大至庭院和家具尺度。
至于门光尺的具体使用方法,《 鲁班经》 和《 事林广记》 都说鲁班尺(门光尺)要合曲尺(压白)最吉。《鲁班营造正式》和《鲁班经》 在“鲁班真尺”一节中所列的若干门户尺寸便是两者都合吉利的(表1 一13 ) :
    假如单扇门,小者开二尺一寸,压一白,般尺在义;单扇门开二尺八寸,在八白,般尺合吉。双扇门者用四尺三寸一分,合三绿一白,则为本门,在吉上。如财门者,用四尺三寸八分,合财门吉。大双扇门,用广五尺六寸六分,合两白,又在吉上。今时匠人则开门四尺二寸,乃为二黑,般尺又在吉上。五尺六寸者,则吉上二分加六分.正在吉中为佳也。眥用依法,百无一失,则为良匠也。

 





 

   中国传统的宇宙观,是时空合一的宇宙观。门光尺的使用也不例外,门光尺的使用不仅要合四吉,还要考虑时间因素,即要选择良辰吉日。故宫藏门光尺的一侧写有“春不作东门,夏不作南门,秋不作西门,冬不作北门”另一侧画有“门光星图”,并写有“大月从下数上,小月从上数下,白圈者吉,人字损人,丫字损畜”。这便是“时讳”,其与《鲁班经》载“门光星”和“门光星吉日定局”是相同的。有些门光尺的式字更加复杂,使人有尸种神秘莫测之感(图6 一18 ) ,这也可以说是门光尺的精神功能之一吧。匆从根本上说,建筑尺度和门户尺度是由人的活动需要而制定的。人体尺度和活动空间尺度均有一定规律,建筑尺度便也相应有产生了一定规律。满足于人们的生产生活需要,这便是尺度的物质功能。另一方面,在封建社会中,人们对于神灵的寄托是极其关注的,人们渴望得到一种神秘的中正的力量的扶持,这是尺度的精神功能。尽管传统建筑的一些尺法有着浓厚的迷信色彩,但其与建筑设计及营作实践长期揉和于一体,形成了一定的模数或比例关系等建筑规律,甚至基于科学的东西却貌似神学而出现,这也是封建社会特色之, 比如,木工师傅常说:“街门二尺八,死活一齐搭。”即住宅大门宽至二尺八寸(约90 厘米),家庭婚丧用的较大器具轿舆和棺材均可通过。八寸合“八白”,八字从财字量起合“吉”,从吉字量起合“财”。虽然这个尺寸在表面上是符合压白尺法和门光尺法吉利数的,但实际上是从生活实践中而来。稍事留意,不难发现门光尺的吉凶排列是很有趣的,即两端的一、八寸和中间的四、五寸为吉,就是说吉凶寸排列是对称的,尺寸无论从财字或吉字起量,吉门恒为吉,凶门恒为凶。显然,门光尺存在着一个整尺与半尺的模数关系,这对于建筑设计来说无疑是具有进步意义的。此外,古代建筑匠师所掌握的各种尺法,也常被用作某种生存斗争的手段,以求取得一定的社会地位,明中叶以后,风水迷信日益深入民间,职业风水先生在房屋选址定向、布局、设置、施工择日等重要间题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木工匠师为了保障自身的报酬不受侵蚀,于是就发展并掌握了这些风水师无法取代的鲁班尺法、压白尺法、九天玄女尺法等等。与此同时,具有吉凶观念的种种尺法,也成为工匠与雇主之间讨价的工具。宋杨文公《谈苑》记载:造及主人不恤匠者,则匠人以法压主人。木上锐下壮,乃削大就小倒植之,如是者凶。以皂角木作门关,如是者凶。
    以种种手段给房主造成心理上的压力,维护工匠的经济利益。门光尺的流行,也和这种社会背景是分不开的。鲁班尺的系统不一,也是出于职业竞争的需要。


上一篇:上一篇:坐北朝南的四合院由来

下一篇:下一篇:古建大木名称及用处介绍